www.sha8.com > 沙巴娱乐城 > > www.sha8.com

中共满洲特科最先发现日军有大规模战争动向

2017-11-16 21:47:14 来源:未知 浏览数:33676

中共满洲特科最先发现日军有大规模战争动向

中国政府一直尝试研发自己的操作系统,以替代Windows系统。

中共满洲特科最先发现日军有大规模战争动向

原标题:中共满洲特科预警但未受当局重视20世纪20年代末,奉天有一家颇有名气的“善首医院”,然而,它的另一个身份却鲜为人知,那就是神秘组织——中共满洲特科的秘密联络点。“九一八”事变前,满洲特科最先获悉了日军正在秘密进行侵略部署的确切情报,并通报了东北当局,然而这一情报并未受重视。白色恐怖下,满洲特科一次又一次地采取行动,刺探情报,成功地营救被捕的共产党人,保存了革命力量。蔡伯祥和赵唯刚1928年春,从日本留学回来的中共党员赵唯刚来到沈阳,他所接受的工作任务是搜集情报,并在每个月单线向上海党组织汇报一次。1928年底,上海党组织派来蔡伯祥建立满洲特科,这个神秘组织直属中共中央特务科领导,在政治上受满洲省委指导。

蔡伯祥为中共满洲特科书记,赵唯刚为秘书长。

特科的主要工作是搜集情报,掩护同志,营救同志。蔡伯祥是医生出身,他从山东找来可靠同志做助理。赵唯刚的公开身份是东北讲武堂少校教官,他以教官的身份作掩护,长期搜集军事政治情报,直至“九一八”事变爆发。蔡伯祥工作经验丰富,赵唯刚在上层社会中具有良好的人脉,奉系军政要人杨宇霆、汲金纯、高维岳与他有私交,加之特科其他成员精明、干练,这样一种搭配使特科不仅工作效率高,成效大,还曾多次使处境危险、已经暴露于敌甚至已被捕的同志化险为夷。1930年4月,满洲省委遭破坏,省委的一些重要文件存放在一个租住东北军退役旅长房子的地下党员家中,十分危险。蔡伯祥经过考虑,亲自带人去找房东,送上厚礼,将文件取回,避免了党组织遭到更大范围的破坏。1931年初,满洲省委受到几次破坏,很多同志被捕。满洲省委以“万生”为名,给中央发了一封名为《万生为营救奉天被捕同志给天生的信》,指出营救工作中遇到的最大困难即是经费问题。周恩来看过信后,权衡轻重,毅然批示:“万生:此信我看过,望告济总党团,速汇款去救济在狱人士,至急勿误!”正是有了这个批示,满洲省委很快拿到了营救的款项。同时,满洲特科通过关系联系上张学良。后经多方设法营救,到1932年7月,被捕的同志全部营救出狱。《东北地区革命历史文件汇集》里记载了1931年7月,中共满洲特科发出的《关于万宝山事件决议案》,要求各级党组织按照通告精神组织学生、工人,发动群众起来组成“万案后援会”,邀请其他团体参加,并扩展到全国。严密监视日军的侵略活动“监视日军在满洲的侵略活动是满洲特科的一项主要任务。”省委党史研究室调研员王锐告诉记者。据满洲省委成员赵唯刚的回忆录记载,“1931年8月,满洲特科人员在沈阳南满铁路车站发现异常现象:‘车站的大仓库,本来已经很大了,这时又扩大了许多;原来是铁丝网围着的,现在用木板围起来,防止外面的人看;周围又搭了很多临时军用帐篷,还挖了不少掩体。从高处往里看,发现里面有很多日本青年在接受军事训练。’同时,四平地区也出现了类似现象。满洲特科立即向满洲省委做了报告;事变前两周又给时任辽宁省省长的臧士毅打了报告,称日本人在南满铁路沿线军事要地举动异常,有近期‘动手’的迹象。”王锐说,“这一重要情报虽然未得到东北当局的应有重视,却为中共中央和中共满洲省委正确把握日本的侵略动向,及时制定政策和策略提供了可靠的依据,从而及早地为东北民众敲响了抗日警钟。”(责编:孝媛、汤龙)。